天才就是可以任性

   中国有句古话,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们很难去评判姜文是不是中国第六代导演中最好的那一个。但如果弗朗索瓦·特吕弗还活着,如果他看过中国电影,他肯定会认为姜文导演是最优秀的中国导演之一,至少他符合”作者论“中所提倡的坚持自己的导演风格和电影主题:姜文总是用华丽甚至是有点艳俗的布景来营造一个虚幻而又真实的梦。在姜文看来,最虚幻的梦,反而可以唤起人们最真实的回忆。意大利的新现实主义总是要求人们离开摄影棚,扛起摄像机去在大街上奔跑,从而找寻最真实的瞬间。而姜文的电影,恰恰相反,更像是一场舞台剧,荒诞,幽默。这里面从不同的角度,高度抽象并浓缩着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在余秋雨看来,探讨人类最深奥命题的艺术作品,向来没有清晰的主题结构,没有明确的结论,因为这些命题没有答案。从这个角度出发,姜文的作品更是中国国产电影中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而这恰恰也是让姜文的电影引起广泛争论的原因。很多人因此爱姜文,也很多人因此批评姜文的电影过于晦涩,很难看懂。
    于我,好电影的故事分两种 ,一种是导演和编剧利用通俗易懂的故事探讨一个深奥的问题;另一种是看似简单的故事,却贯穿着让人看不懂的隐喻。前者总会引来观众们的连连叫好,后者却会引来消费者们的责骂。在现如今这以口碑营销和观影感受为第一考虑要素的时代,导演和编剧也会把电影设定成第一种。而姜文就是要游走于第一种和第二种类型之间。于是《太阳照常升起》,激起了一片骂声;稍微走了走亲民路线的《让子弹飞》大获全胜。这一次,走了和《太阳》一个感觉的《一步之遥》,不出意外地也激起了一片骂声。面对这些骂声,天才姜文任性地说,我站着就可以把钱挣了。对,他就是可以任性地用两个多小时,不慢不快地,讲述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故事,他就是可以任性地玩弄着先锋主义的荒诞,后现代主义的高级幽默。
永利国际网址,   就像《寒江独钓图》里的留白总会给人反复咂摸的空间一样,有一种好电影,总是在故事的来往之间给人留下遐想的余地。因此,不同的人解读《一步之遥》总会有不同的理解。王思聪觉得《一步之遥》是在骂暴发户;有人觉得姜文是在讲述自己对女人的思考,如何对待女人;而有人则觉得《一步之遥》仅仅是在向不同的大师致敬,没有什么实质内容;而有人则觉得《一步之遥》是政治寓言。而在我看来,姜文更像是个后现代主义者,解构了卢米埃尔,乔治梅里爱,蒙太奇,《教父》和《了不起的盖茨比》,从而表达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思考。究竟何为一步之遥呢?与什么都是一步之遥。走这一步就海阔天空,晴空无里,一马平川,自在无限。剪辫子和大清国亡国之间,一步之遥;马走日和完颜的结婚,一步之遥;象飞田和马走日从兄弟变成敌人,一步之遥;如果当初武六没有踢断马走日的腿,他们可以一起去拍电影。可是,这一步之遥,就让事情发展到如此这般田地。这一步之遥,就会让这个世界变得很无奈。
    和中国大多数擅长讲故事的第五代导演不一样,姜文更擅长讲道理。如果抱着一颗去听故事的心态去观看姜文的电影,那我们势必会大失所望。相反,姜文的电影更像是一块早已饱和了的沉甸甸的海绵,里面浓缩着姜文对人生况味的思考。从情节角度出发,电影其实没有什么难懂之处。前半部分讲述了以洗钱为目的的花国大选,而后半部分,则是关于马走日落难的事情。而很多人之所以看不懂,也是因为这个“高度浓缩”的思考和简单又怪诞的故事参杂在一起。有人说,姜文在《一步之遥》里安插了将近100个隐喻,而正是这个数字,让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消化干净这部电影背后的含义。 梵高,莫奈的大部分作品,在画家生前都从未得到过世人的认可。而随着时间的流淌,人们才逐渐发觉了这些作品的艺术价值。电影作品也是如此。颠覆了好莱坞类型片传统的《公民凯恩》在上映之初受到了评论界还有观众的抨击,早已被国内观众捧为“皇帝的新衣”的王家卫的《2046》在影片公映的那一年,也是褒贬参半,很多人更是大呼看不懂。同是故事线相较淡薄的伍迪艾伦早期的《安妮霍尔》,汤姆提克威的《罗拉快跑》却能获得国内观众的好评,而《一步之遥》却收到了几乎截然相反的评价。我们总是感慨中国电影界在制造没营养的快餐文化,但当有一部可以经得起时间摔打的电影出世,我们却又如此的不习惯。也许是因为,我们早已如温水中的青蛙一般,习惯了那些不值得看第二遍的快餐电影,当《一步之遥》横空出世,我们只会不习惯。
   这就是我眼中的姜文,他是个叛逆的天才,长不大的愤青,永远在为我们编织着最梦幻的梦,为我们讲述着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但遗憾的是,天才的世界,常人总是不太能理解。

本文由永利国际网址发布于影视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天才就是可以任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